丝瓜app动态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从那次之后,心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剧烈跳动过。

   因为愤怒,因为自责。

   弱小的自己,没有保护他人的能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生活的村子,家人,朋友……全都在自己面前死亡。

   修河猛然加大灵力,剑在脚下发出悲鸣,好似支撑不住的样子。

   那件衣服,那张面具,还有那屠人的语气。

   和以前一模一样。

   那是他阔别多年的仇人。

   修河抬手聚起阵法,朝前方逃窜的人丢去。

   那人几个虚晃之下,朝下飞去。

   他往催动灵剑,紧跟往下。

   紫黑色的魔气向上包裹,他后退逃离,躲避了关键的一击,也失去了助力的剑。

  
清新甜美少女丛林许愿唯美动人写真照

   脚尖点在树干上,那剑眉星眸上,不带半分外露的情绪,平静到找不出别的表情。

   或许是仇恨已经蒙蔽了所有感知,修河定点站稳之后,那魔修也在不远处站着,把玩着他的剑。

   ‘养了这么多年的狗,居然会反过来咬我啊。’

   许泛一个用力,将手中的剑给捏碎。

   他抬眸看着那个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,手放在面具上。

   要拿下来吗,拿下来就能从他脸上看出很精彩的表情了呢。

   嗓音微控,许泛垂下手,警告道:“想活命就别跟下去。”

   还是过些日子吧,让这小狗对自己更加忠诚之后,再看那表情。

   紧抿的薄唇中,银牙狠狠咬着,修河重新拿出法器,加上新的阵法,朝许泛攻击而去。

   然而那些攻击对许泛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,全都被挡住了。

   “现在的,杀不了我。”许泛将那些碎片朝修河弹了过去。

   修河躲避了些许,却也中了一片,他捂着流血的地方,重新找准支点闪现在许泛面前。

   就在许泛大意的时候,身体被划了一刀。

   “那我也要,将伤到。”抹着刀上的血,修河近距离攻击。

   几个回合之下,修河身上挂满伤痕,对方没有下死手,完全是玩弄的场面。

   就在他单膝跪地支撑不住的时候,许泛也已经准备逃离。

   巨大的阵法在这个时候出现,牢牢将许泛困在里面。

   “就是这魔修?”牧易站在光牢之外,朝怀里的绫清玄说话。

   绫清玄微微颔首。

   牧易紧皱眉头,就是这东西,让他不能好好和绫清玄在暮林峰呆一整天。

   “师姐?”修河看向绫清玄,目光微惊,他看着牧易的眼神里,带着忌惮。

   被牧易撞见了本体,他之后就不好在天玄门隐藏身份了。

   “修河,这是要找的那个魔修吗?”绫清玄直接问道。

   修河支撑着起身,“是。”

   想起某人那般护着他,他抿唇道:“段丘呢?”

   “他没事。”

   修河偏头看向许泛,“师姐,我想亲手杀了他。”

   既是被仙尊困住,那人也很难逃离吧。

   绫清玄见他没武器,找了把剑丢给他,“去吧,小心些。”

   牧易抱着绫清玄的力度加重一丝,他的语气带着不满,“那是我之前送的。”

   绫清玄:……送了那么多,亏还记得。

   捏着牧易的指尖,他面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。

   光牢缩小,将许泛定在原地。

   面具下的眸子狠厉盯着两人相拥的怀抱,他发出怪笑,修河蹙紧双眉,抬剑便往他的心脏刺入。

   剑尖刺进的感觉并不是肉体,穿过身体,也未见鲜血流出,许泛不屑道:“想杀我,还早得很。”

   那壮实的身影很快枯败,留下一件黑衣落在地上,燃烧了起来。

   修河上前探查,已没了他的踪迹。

   狠狠咬牙,剑被刺进地面。

   “又让他跑了。”

   多年之前他没能力,现在不还是一样的吗。

   “会有机会的。”绫清玄回顾着那人的怪笑,凝眉感知着那气息。

   许泛的灵识?

   之前那么严谨的人,这次是故意留给她,让她发现的吗?

   绫清玄懒得深究,问道:“要回去看段丘吗?”

   修河摇头,“不了,多谢师姐。”

  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,牧易若有所思道:“有些眼熟。”

   他垂眸道:“那人是们绯云门的,但我从四长老身上感知到他的气息过,他的能力是附身吧。”

   修河在天玄门的藏身之处,便是四长老身上。

   这一事被牧易发现,绫清玄淡然承认,“嗯。”

   牧易并未生气,只是感慨道:“他绝对不会知晓,如今的天玄门,长老离心,就连弟子,也是被欲念塞满。

   这里的他,指的是谁,两人心知肚明。

   这样的天玄门,不久之后,就会堕落。

   ……

   华清峰。

   躺在地板上,段丘很是委屈。

   “二长老,您这连个普通床都不给我吗?”

   被送到二长老这,段丘还以为自己会被精心照顾呢。

   结果一来就躺冷地板。

   将长发拨弄在耳后,二长老温和道:“不给,都是绫儿的。”

   用在他身上的药,也都不是上品呢。

   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。

   段丘不由问道:“二长老,这般喜欢师姐,是想和仙尊竞争?”

   二长老歪着头,不解道:“为何要竞争,绫儿是我们的,等绫儿长大,就能一起结道侣了。”

   “什么?”段丘大惊:“们?是说们三个在一起吗?”

   不想,二长老原来这般开放啊,厉害!

   二长老点头,“对啊。救治到此结束,反正死不了,就这样躺着吧。”

   段丘:……

   不仅躺冷地板,还被敷衍救治,段丘心里苦。

   “哎,修师兄应该没事吧。”二长老离开后,段丘望着黑漆漆的房梁,闭眼休息。

   睡梦中,冰凉的大手放在额上,很是舒服。

   段丘伸手按住,呢喃道:“修师兄……”

   对方身子微僵,看着他只是呓语几句,眼眸都没睁开,便没离开。

   留了一会儿,等着段丘体温稍微恢复正常,来人才将手挪开,薄唇在他额上轻点。

   “谢谢。”

   他想起来了,当年自己被救的时候,那人也是这般,在他额上轻吻,说以后会再见的。

   然而再见,他却忘记了那人的模样。

   幸运的是,那份喜爱从未消失。

   他到底是该深藏还是表露?

   冰凉的气息离开后,段丘睁开眸子,摸着自己的额头,浅笑一声。原来他没被遗忘啊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