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9_a5395

轻机枪的点射在继续,步枪的射击声杂乱而无序,鬼子的步兵只有几个伤亡,在鬼子军官的眼中,战壕里面的守军仿佛完没有了刚开始的凶悍,拿战车毫无办法。

“杀死给给!”

守军火力的变化看在鬼子军官的眼中,急于报仇的鬼子步兵紧跟在战车的后面,越过了两百米、一百米,眼前残破的阵地出现在鬼子的眼前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随着鬼子坦克和步兵的的接近,战壕里面的枪声更加杂乱。

“中国人挡不住了,杀死给给!”

鬼子军官狂吼着,命令步兵越过坦克,朝前攻击,再往前,就不能让坦克顶在前面了,中国士兵会进行自杀式攻击。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除了鬼子的坦克炮和车载机枪之外,更多的三八式步枪枪声响起,呼啸的子弹直奔战壕和弹坑而来。

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

“机枪掩护,其余人,撤、撤……”

冯锷大喊着,命令弟兄们撤退。

“兹拉……”

几十颗木柄手榴弹被拉开弦,白烟升腾间,手榴弹被扔了出去,扔向了战壕前方。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手榴弹爆炸间,泥沙飞腾,战壕前面被炸起了一堵泥沙地带,鬼子射击的视线受阻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捷克式轻机枪疯狂吼叫着,完是不讲命中的打法,只图短时间内打空弹夹里面的子弹。

“撤、撤、撤……”

在冯锷的不停呼喊中,扶着受伤的弟兄,拎着步枪,所有的士兵弯着腰朝第二道战壕猛跑。

“哒哒哒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鬼子的枪声仍然在继续,把后背卖给鬼子的残兵付出了代价,几个弟兄被重机枪的子弹击中,噗通噗通的倒在地上,再也不动弹。

“部隐蔽。”

“朱明,准备引爆前面战壕的炸药!”

冯锷趴在战壕边上,举着望远镜,看着一百米之外的第一道战壕。

“是!”

“第一组准备拉火,第二组隐蔽待命。”

朱明大喊着,举着望远镜盯着鬼子的坦克,他在祈祷坦克一定要跟上,别炸药炸了,鬼子的坦克还活蹦乱跳的就惨了。

“杀死给给!”

中国士兵的几十个残兵仓皇撤退的身影出现在鬼子眼中,毕竟手榴弹炸起的烟尘根本持续不了多久。

“杀死给给!”

大量的鬼子步兵越过坦克,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,冲向酒坊岭阵地,在他们看来,只要攻上了阵地,就是刺刀之间的战斗了。

“呼呼呼……”

“他女马的,鬼子的坦克没上来。”

冯锷和朱明同时在诅咒,大量的鬼子步兵呈散兵线靠近第一道战壕,冯锷想的是干掉鬼子的坦克,这样炸药的作用才会发挥到最大。

“炸不炸?”

朱明看着冯锷,大声的问道,最多再有一分钟,鬼子就会冲进第一道战壕,如果不炸,鬼子就会顺着交通壕、战壕和弹坑进攻第二道战壕,进而席卷整个酒坊岭阵地。

“炸不炸?”

同样的,冯锷心中也在这么问自己,如果现在炸,固然可以杀伤大量的鬼子,可是根本问题却得不到解决,鬼子在大道上的待命的步兵还有很多,依靠坦克再来一次,他们同样没办法。

而炸掉鬼子的坦克就不一样,没有坦克,依靠这片阵地,至少他们有希望守到天黑。

“不炸,所有人准备,机枪防守正面,所有快慢机在交通壕和战壕连接处待命。”

“朱明,你负责爆破手,盯着鬼子的坦克,一旦坦克进入爆炸区,不必等待命令,直接给我拉火!”

“王宁,通知张川和边飞,抽调一百个弟兄到二线战壕,另外几个方向,各留一个排;快去!”

冯锷大喊着,他还是想赌一赌。

“是!”

收到命令的弟兄弯着腰紧急调整着,按照冯锷的命令散开,一线战壕经过刚刚的炮火和两波战斗之后,让冯锷损失了三十多个弟兄,这还没算轻伤的弟兄。

除开其他三面的弟兄,整个二线阵地上冯锷集中了自己手里所有的兵力,两百五十多个弟兄都在这里了,冯锷这是准备在这里跟鬼子死磕了,他就不信鬼子坦克不上来。

“营长,太近了,这么拼,弟兄们活不下去几个,要不,引爆所有炸药,我们撤吧!”

“我刚刚观察过了,鬼子在东边的狙击点就在我们引爆点附近,我们可以从那边突出去。”

朱明摸到冯锷的身边,小声的建议。

“我们得到的命令是守到天黑,现在太早了吧!”

冯锷看看天色,无可奈何的说着,他现在要撤,鬼子恐怕在天黑前有足够的时间共计三里镇,到时候谁都会知道是他提前撤退。

“我们守不住,况且我们拖的时间够多了,昨天晚上其他人就到了三里镇,他们修防线的时间足够…”

朱明试图劝说冯锷现在撤退,他担心再这么打下去,都要交代在这里。

“再守三个小时,这样鬼子就算向三里镇进攻,他们在天黑前也没时间发动攻击;就这样。”

冯锷阻止了朱明继续劝说的举动,挥挥手让他自己去准备。

“噗噗噗……”

就在冯锷和朱明嘀咕的时候,鬼子步兵已经冲进了残破的战壕,战壕里是血肉模糊的尸体,冯锷撤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带上这些弟兄的遗体。

“唰、唰、唰……”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鬼子靠着残破的战壕,把机枪架在战壕上,对准中国士兵撤退的方向,然后几个鬼子士兵一组,绕着战壕和交通壕开始搜索,明晃晃的刺刀晃动间随时会爆发出恐怖的力量。

“都别乱动,张川,你去那边,近了用手榴弹招呼,鬼子要冲,就用快慢机。”

“你们给我去那边。”

冯锷小声的说着,划拉了十几个弟兄,二十多支快慢机被他分成了两部分,战壕战,这玩意比机枪好使多了。

“走,别出声,都小心点。”

冯锷的背后背着两袋子手榴弹,慢慢的望着腰靠近右侧交通壕的连接处。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