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3_a5227

   “你手上的表,摘下来给我。”

   “是的,大小姐。”没有一丝的犹豫,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,她身后的女仆半跪着将自己的手表双手奉上,然后缓缓退回到原来的地方。

   长久以来的相处,她们已经大致摸清了主人的性格,只要像机器一样,无条件地服从她的所有要求,在法蕾尔心情好时就会重重有赏。

   “果然是这样,他将整个星球上的日期时间记录都清零重来了。

   只是废这番功夫是为了什么?”

   重生前的她自然也有着这样的能力,但她也不会吃饱了撑着给自己添麻烦。

   咨讯重塑只能改变无生命载体上的数据,没有办法修改任何人的记忆,所以像改日历这种事情,根本就看不到有什么意义。

   “这个世界的公元零年分界线,是以光圣教圣人的诞生为界,难不成他是要自比圣人?可这种无聊事情又有什么意义?凡俗世界诞生的所谓圣人,通通都是一拳一个的货呀。”

   法蕾尔心里产生了一大串的疑问,可惜她现在空有七阶的经验跟眼力,身体的力量却只有2-7的层次,真到风暴中心寻找答案的话,恐怕连余波都承受不住就会被秒杀。

   ……

   为了彻底脱离天玄大陆那一位的钳制,她放弃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一切。

   七阶的力量,信息生命的不死性,通通都被忍痛舍弃。

  
冬季唯美女孩私房落華

   这些将自己“养肥”,最终修炼成食物的功法,她再也不想跟它们有任何的瓜葛。

   如今的法蕾尔,已经通过转生,彻底地变成了一个纯正的,会生老病死的月球人,她跟过去的联结,只剩下一段漫长得可怕的记忆。

   作为一个苦修士,她甚至不在乎自己的外貌跟性别,因为这些介怀,早就在身为信息生命的几千年间被消磨殆尽。

   “算了,恢复力量才是第一要务,希望能在百年之内完成这事情。”法蕾尔最后还是放弃了思考,因为她明白,没有力量支撑的好奇心,很容易会招致杀身之祸。

   地球人类跟她原来世界人类的身体结构完不同,很多修炼的经验都无法通用,她也只能一点一点地跟着新世界体系去摸索前进。

   ……

   有着同样疑问的自然不止法蕾尔,现场直面白墨的一众议员想法自是更多,不少人都联想到了十多年前的那次,几乎将球金融系统都毁于一旦的信息灾难。

   那场灾难里的很多细节,至今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   “我希望能跟你定下一个契约。”

   当所有人都陷入沉默的时候,坐在白墨正对面,身为光圣教教宗的刚铎突然用法杖撑着身体,走到了他们的前方。

   改历影响最大的,同样莫过于光圣教,公元这个概念,本来就是源自于他们的历史。

   “契约?”白墨略带疑惑地看着这个老人。

   这个素有良善虔信之名的老头子,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,他也有些好奇。

   毕竟即使是从白墨能知道的所有信息去看,刚铎也绝对称得上是个好人。

   当然他更好奇的是,刚铎用什么方法去保证自己履约。

   “世人无信,皆因失信无损。”

   他第一句话就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。

   “你是想要我的帮助,成为公正与契约之神?”借着天网的帮助,刚铎也没有刻意地进行信息隐瞒,白墨看到了他所做的准备,很轻易地就跟他对上了电波。

   “是我主。”

   “也对,没有人格跟情感,才能做到绝对的公正无私。”

   听到这话后,刚铎深深地看了白墨一眼,似乎看出了什么。

   在光圣教神国里存在的非人格神,对于在场一帮高层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,他们各自都在根据势力的特长,制造着一些足以抗衡七阶力量的底牌。

   ……

   “我们知道你发掘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多元空间层,而其中代表深渊的一层,出现了几条连接到神国当中的通道,不停地侵蚀着主的光辉。”老头慢悠悠地说着。

   白墨当时为了遏制光圣教非人格神的继续膨胀,将神国跟九幽界的深渊层主动连通,互相消耗。

   导致这些年间,光圣教的无情神力量一直难以增长,刚铎没有办法独自完成心里面的计划。

   而经过近二十年的调查搜证,联席议会内部基本统一了意见——白墨的飞速崛起,背后根本的原因是,他在偶然间发现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新世界。

   他找到了游走于地球与这个新世界的方式,通过独占利润无法想象的位面贸易,获得了力量飞速成长的机会。

   一开始出土的“古籍”,祸乱地球的红世之徒,天空中出现的“门”,部都来自他发现异世界。

   能够获得的所有证据,通通都指向了这个可能,调查团也只能暗道对方的幸运,竟然还能有这样天大的奇遇。

   所有人都将九幽界,当成是白墨发现的,地球之外的另一个多元空间层。

   而这次白墨送出的石碑,则更是他在位面贸易中吃撑了的典型表现——连七阶传承都可以随便送人,只有机缘多到不在乎了才干得出来。

   ……

   “如果你能封印起所有的通道,光圣教愿意力支持改历这件事。”刚铎拄着法杖,铿锵有力地说道。

   改变公元纪年历法,根子上需要数代人观念的改变,单纯修改所有载体的数据,很容易可以重新恢复过来,人心跟习惯才是最难改易的。

   不愿意再公开露面的白墨,恐怕也很难完成这件事。

   哪怕他真的有洗脑月球的想法,人类联邦这十年间的准备也绝对不是吃素的,即使最后真的仍然不敌,他们还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,驱动月球要塞逃离地球。

   “三百年,我的力量顶多可以阻止三百年的入侵,深渊世界同样有七阶存在。”白墨并没有打算消除他们的误会跟错觉,反倒是顺着设定将戏演下去。

   给他们一个自己脑补的虚构故事作为一切的缘由,看起来似乎更好玩。

   ps:最近回看书里白之大地设定的时候,总会莫名其妙地想起工作细胞这番……即视感满满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