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62_a5392

“自己没点本事怨天尤人,还指望着别人来承担你该承担的罪责?你妈倒了多大的霉,生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白眼狼?我可从你的话里话外没有听到一句你对你母亲的担忧,你就没问过她究竟怎么样,她独自一个人抚养你这么大,哪怕再怎么没用,外人再如何的看不起她,你也没有资格来怪她指责她,将你所有的不幸都推到她的身上!”

柳诗颖本身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,她也并非要针对陈灵,只是现在的陈灵陷在了一个死胡同里面,她并不只是要报复那些害她的人,而是将所有人都视为仇敌,只要是人,踏入到她所谓的领域之中,就成了她要对付的对象。

而且陈灵话里话外对自己母亲的怨恨不小!

她承认陈灵遭遇很悲惨,但却并不认同她以此为怨恨,利用楚泱去报复那些无辜的人,最后甚至让楚泱也背负上这场无妄的再难。

无论是谁,自己种的因,就该承受所结下来的果。

谁都是一样的!

柳诗颖看向楚泱,比起面对陈灵时候的冷漠毒舌的挖苦,她的目光肉眼可见的温和了下来。

“楚泱,我说的对吗?”她寻求楚泱的支持和赞同。

楚泱眨了眨眼睛,看着柳诗颖没吭声。

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怎么有种在柳诗颖身上看到了‘求表扬’的讯息?

她们……很熟吗?

记忆中并没有!

阿空~色即是空Ⅰ

最开始甚至还有冲突,虽然之后接触的多了,但她现在见到柳诗颖,并没有惊喜和期待。

大概是她太完美太优秀太引人注意了?

楚泱如此想道!

“你说谎,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陈灵暴怒,她周身的怨恨大涨,四散而开的怨气顷刻间将四周都笼罩在其中,让人看不清。

楚泱站起来,这是一场闹剧,而她决定终止这场闹剧。

陈灵的愤怒不甘在她的眼中毫无意义,她虽然如今已经不是冥界之王,也失去了冥王的神力,可到底做了那么多年的王,有些东西不是不要就不存在了的。

只是楚泱刚一起身,手轻微的抬起,突然指尖一凉,她愣了一秒,然后就能感觉手被人握住,一只手插入她的指缝中。

十指紧扣!

紧接着身后贴近一个灼热的躯体,贴靠着她的后背,将她以一种极为亲密的姿势揽入怀中,一只手与她的手指紧扣着,一只手则是占有欲十足的揽在她的腰上,用力的向后压,腰间的禁锢,让她有种腰快要被掐断了的感觉,她甚至产生了背后的人要将她深深的嵌入到骨血灵魂中。

楚泱有什么感觉?

腰疼,手疼,身体上很不舒服,很难受!

至于心里面……平静的宛如被冻住的湖面,翻不起一丝丝的波澜。

楚泱没动,也不见挣扎。

许久之后,她的耳边有一股灼热感传来,似是呼吸在她的耳边喷洒,她听到耳边传来微冷又夹杂着沙哑缱绻的嗓音。

“终于又见面了,我好想你呀,我的师姐,你有想我吗?”

楚泱神情中不见丝毫的意外,对于裴衍的出现,仿佛早已经在意料之中。

但事实上,她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“没有!”楚泱平淡的说道:“师弟,放开!”

“不放,好不容易见面,师姐的反应太冷淡了!”裴衍叹息道。

楚泱叹了口气,过往和裴衍之间的一幕幕在眼前划过,就像是一个故事,她作为局外人看着故事中的人亲密的相处,牵手拥抱亲吻,做着一切做亲密的事情。

可那是之前,对现在的她来说,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如今她提不起这种兴致,也不太喜欢!

她听着裴衍的拒绝,无声的叹了口气,似是妥协,又似是无奈一般。

然而,下一秒她却突然反手一把扣住裴衍的手腕,很用力的一扭,另一只手的指尖夹杂着浓郁的阴气,点在环在她腰间的手上,抬脚往后一踢,在对方顺势的松手情况下,将人一把推开。

事实上,当时的裴衍要是反应的再慢一点,她一定毫不客气的将人摔出去!

“你想死吗?”楚泱转过身看着裴衍,冷淡的问道。

裴衍的脸色并不太好,苍白虚弱,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来似的,尤其穿着白衬衫的样子,更是衬托的更加的虚弱可怜了。

他俊美的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,带着纵容宠溺的望着楚泱。

楚泱感觉不到其中的情谊,她只是理智的判断了裴衍现在的身体恢复的并不好。

她心中有些奇怪,按道理说,以半数神力,再大的创伤也该修复的差不多了,怎么会还这么的虚弱?难道又是天道在她离开之后做了小动作?

这个师弟可真惨!

楚泱得出结论!

她并没有怀疑裴衍故意装弱,要是她知道裴衍在醒来之后差点将冥界再次的掀了,她就绝对不会这么想了。

楚泱之所以问裴衍是不是想死,有两层意思——一个是裴衍竟然敢对她动手动脚在,哎她明确的表示了他们互不相欠的情况下后,一见面又是牵手又是拥抱的,胆子太大还太热情了。另一个……就是裴衍的脸色太难看,整个人弱不禁风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来了,这种时候当然是好好的养身体,而不是出来撒野。

裴衍却仿佛并没有听出楚泱的冷漠拒绝,他甚至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。

“师姐是在关心我吗?好开心呀,师姐能关心我!”裴衍扬起虚弱的笑容真挚的说道。

楚泱:“……”不,你听错了,我并没有关心你!

裴衍的身体晃了晃,似乎要倒下来似的,他喘息的声音也显得更粗重了一些,脸色更白,额头鼻尖都浮现了冷汗,更是痛苦的捂着心口的位置,一副将要倒下来的样子。

楚泱看着他,皱着眉,许久才说道:“我很忙,你现在只会给我添麻烦,立刻离开这里!”

裴衍:“……”

这和他想象中的剧本不太一样,即便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,看到他这么虚弱,难道不该有些表示吗?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