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网盘播放器破解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学校后墙,是一个方便做坏事的地方。

张撰和小弟们被堵在这,心情极其不爽。

风水轮流转,白天他们勒索同校,晚上被别校勒索。

“张撰,昨天是怎么保证的。”

别校小弟拍着他的脸,“怎么,以为早点溜走就不会被我们堵了?”

几个富家子弟的零花钱,再一次被拿走了。

“老大,就这么白白受欺负吗?我们应该直接告诉沈哥的。”张撰的小弟快哭了,他们打不过这些人啊。

“没看见沈哥压根不亲近我们吗?要是惹毛了又被揍怎么办。”张撰也是无奈,他的目光透过人群,看着坐在石墩子上吃冰棒的方项。

隔壁高中老大方项,是个空手道黑带啊,不知道沈竹能不能打过。

“喂。”方项咬着棍子,笑道:“我听到了,沈哥是谁?”

男生打着耳钉,头发上染的颜色也杂,一双上挑的笑眼望着人,藏刀隐匿。

清纯毛衣女学生唯美私房照

张撰正准备开口,便闻上方传来一道清澈如水的声音。

“是我呀。”

嗯?上方?

张撰抬头,一脸懵逼的看着男生从墙上一跃而下。

呜哇!要死了,这会摔死人吧!

几个男生差点当场去世。

绫清玄倒是淡定的走过来,问着张撰,“们早就走了?”

张撰第一次这么感动,差点哭了,“沈哥,我们被截胡了,他们勒索我们好多次了,回家老是要钱会被爸妈骂,所以才……”

“哦,这样啊,没事,挨挨打就行了,我先走了。”

绫清玄径直路过了他们。

张撰:?!

绫清玄想着路线,从这边回家感觉会近一点。

“喂,站住。”方项丢了棍子,拦着绫清玄,“小子,很狂啊。”

绫清玄点了点头。

人不轻狂枉少年嘛。

“卧槽还点头,是想干架?”方项撸起了袖子。

“嗯?”绫清玄抬起的脚,收了回来,认真道:“有点想。”

这么棒的吗,一天打三回。

就是不能弄死,所以不太尽兴。

方项:……

“很好,这是挑战我,跟我打一架,赢了我就放了这些小弟。”

绫清玄摇头,“们一起上吧。”

狂。

太狂了。

张撰热泪盈眶,沈哥真有江湖道义,他们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他。

方项冷笑一声,带着小弟直接上了。

结果,不想而知。

绫清玄看着面前的钱袋子。

这一行感觉赚得不少啊。

张撰洋洋得意,仰头长笑几声,“沈哥,也太牛逼了,这些钱是我们孝顺的。”

“不用,我是好学生。”

一帮不良少年们:???

方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,“沈……到底叫什么,有本事把名字告诉我!”

绫清玄直接忽略掉他,跟张撰他们摆摆手,“别跟着我,回家了。”

张撰带着小弟们齐刷刷弯腰,“沈哥慢走!”

沈哥帮他们出气了,开心!

“嘿嘿嘿,方项,看到没,这是我们天澜的老大,以后见到躲着点。”

“刚才揍我们揍得爽吧,现在该还给们了。”

今晚的后墙,真宁静啊。

……

沈竹家被他打扫得很整洁,那床虽然不软,但有暖洋洋被太阳烘过的味道。

绫清玄还算习惯,比较不方便的,就是洗澡了。

嗯,总觉得奇奇怪怪的。

反正小家伙是她的,提前看光也没什么。

以前,她好像也帮他洗澡过来着。

就是不知道他在原主家,会怎么办,憋着不洗吗。

想想就很有意思哇。

绫清玄洗完澡,出来看见了手机上的消息。

【沈竹:绫同学,……洗澡了吗?】

【绫青梅:洗了,沈同学,作为女孩子,一定要洗得香香的,加油。】

【沈竹:……】

沈竹此刻,十分想死。

但这是别人的身体,不能随便死。

他只能红着脸闭着眼去洗澡了。

羞愤欲死出来后,沈竹躺在软乎乎的床上,蒙住了被子。

还是想死……

这床上,只有他身上的沐浴香气,并没有下午,他在绫清玄身上闻到的香味。

是错觉吗。

陌生的环境,他真的很不习惯。

握着手机,他强制入睡。

一个小时后……

睡不着!

沈竹披了件衣服,把习题拿出来做。

没有父母,没有朋友,好好独自活着,便是他目前能做的事吧。

‘叩叩’

敲门声响起,绫母在外问道:“青梅,还没睡吗?”

“啊……”沈竹回道:“没,我、我做点题。”

“什么!”绫母发出一声尖叫,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能让妈妈进去看看吗?对不起,妈妈工作忙,回来晚了,要不要吃点宵夜,妈妈给做。”

“没,我没事,我马上……”沈竹话到嘴边,抿唇捏住外套,缓缓走到门边,深呼吸后,打开了门。

母亲……他想再见一次母亲。

门外的女人,精致贵气,气场和他的母亲完全不同。

可她们,都用同样的关心语气。

沈竹张了张嘴,“……妈,麻烦了,我想吃做的宵夜。”

绫青梅,对不起。

让我自私一下。

绫母捂着嘴一脸激动,感觉要晕过去了。

“妈妈这就给做!快进去,别着凉了。”

女儿终于长大听话了,还有这副样子,呜……终于把继承自己的美貌露出来了。

绫母超欣慰!什么都不敢问,衣服都没换,直接去了厨房。

“太太!这不能直接丢到油里!”

“太太冷静点,这是盐,不能放多的!”

“太太,要不我来吧!”

听着厨房阿姨的声音,沈竹靠在门上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得好好感谢一下绫同学。

绫清玄都快睡着了,手机上突然来了消息。

【沈竹:谢谢。】

嗯?

谢什么。

谢她让他洗香香吗。

不懂小家伙的脑回路。

睡觉。

次日,绫清玄微微打了个哈欠,看着自己桌上,堆满了早点。

张撰神采奕奕的看着她,“沈哥慢用。”

零花钱保住了,他现在很开心!

“听说今天有人要转班过来,们知道是谁吗?”几个男生讨论着,薛岩推了推眼镜,一副知百事的样子,“是个女生。”

“哇!女生吗,班长,是不是见过,漂亮不?能当我们班花吗?”

薛岩想了想昨天在办公室看到的样子,突然闭了嘴。可能是班霸……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