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8_a5169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赫云舒和云锦弦相视一眼,看来,这件事燕皇已经知道了。

刘福全扬手向前,道:“王妃娘娘,您请吧。”

赫云舒迈步欲走,这时,云锦弦拉了拉她的袖子,示意她稍等。

尔后,云锦弦看向刘福全,道:“刘公公,舒儿年少,御前问话难免错漏,不如我随她一起前往,如何?”

刘福全笑笑,道:“云大将军,奴才就是个跑腿儿的,这件事,奴才可做不了主。”

如此,便是委婉的拒绝了。

赫云舒明白舅舅在担心什么,便回身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,道:“舅舅,这件事我一人去就好。您就留在王府,替我坐镇,如何?”

别无他法,云锦弦只得点头应允。

不知为何,看着赫云舒随着刘福全一起离开,云锦弦心里有几分忐忑。

赫云舒和刘福全一道进了宫,直奔御书房。

燕皇坐在宽大的桌案之后,神色莫名。

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

赫云舒微施一礼,道:“赫氏云舒,见过陛下。”

闻言,燕皇站起身,道:“朕与凌寒是亲兄弟,既然嫁给了他,朕便也是的兄长,日后,称朕为皇兄即可。”

赫云舒一头雾水,不知道燕皇这突然的示好是为了什么。

可既然他这么说了,赫云舒便顺水推舟道:“是,皇兄。”

燕皇满意地点点头,道:“如此,才像是一家人嘛。王府里发生的事情,朕已经知道了。刚嫁到铭王府,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难免会慌乱。这样吧,暂且在宫里住下,王府里的事朕会派人查个一清二楚,必将这幕后之人揪出来,严加惩办。”

赫云舒一愣,忙说道:“眼下王爷对我多有信任,我不在,只怕他会着急。”

“无妨,朕会派人好生安抚。眼下他已成年,若不然,让他一并入宫暂住也未尝不可。这件事,朕会派人妥善处理,安心在宫里住下就是。”

燕皇的话,倒是滴水不漏。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没有再给赫云舒留下任何的余地。眼下,她是不得不暂住在宫中了。

尔后,燕皇下令,命刘福全亲自带着赫云舒前往风荷轩,让她暂住于此。

很快,刘福全就回来复命,尔后垂手站在一旁,等着燕皇问话。

起初,燕皇只是沉默,过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福全,觉得这件事,朕做的,可对?”

刘福全身子微躬,谦卑道:“陛下贵为天子,是圣人,圣人做的事,都是对的。”

燕皇长叹一声,不再说话。

他身居帝王之位,无论做什么,他身边的人都不会有相反的意见。tqR1

如此,他便愈发想念那个从不惧他的燕凌寒。那是他的弟弟,敢跟他拍着桌子叫板的弟弟。他的弟弟为他征战四方,守护了大渝的完整和百姓的安康。

两年前,大魏进犯,燕凌寒再一次领兵出征,大败魏军。可他也在那一战中毁容身残,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。

起初,燕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当燕凌寒凯旋而归,他亲自出城迎接,看到的却是他的皇弟坐在轮椅上眼神呆滞的模样,从前那样生动恣意豪气冲天的燕凌寒,再也不复存在。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很久都不忍心再见到燕凌寒,只使劲把好东西往他的府里送,却是连他的近况也不敢问。

然而,半年前,他派在京城各处的人传回消息,言称发现了大魏奸细的踪迹。可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,竟是一无所获。与此同时,他的人发现了一些大魏奸细的尸体和京城附近的一股神秘力量。将这些事情联系起来,他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:遍观京城内外,只有他的皇弟有这样的能力。如此一想,他愈发觉得事情诡异,甚至怀疑当年大胜大魏都是一场阴谋。

他怀疑燕凌寒是在装傻,这装傻便是为了和大魏勾结图谋他的江山,至于那些大魏奸细的尸体,必是觉得他们已经暴露,这才杀之而后快,以绝后患。他知道,他的皇弟燕凌寒素来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,可人一旦有了地位和功劳便会膨胀,会不满足。或许,他的皇弟看上了他的皇位。

所以,他便开始派人监视着铭王府,除了发现下人苛待燕凌寒,并没有发现别的什么。可京城内外,还是有大魏奸细活动的痕迹。燕皇不敢掉以轻心,恰逢当初赫云舒当众拒婚,且言明自己已非完璧,虽然他知道赫云舒是清白的,可别人不这么看,于是他便把众人眼中未婚失贞的赫云舒赐婚给了他的皇弟,燕凌寒。

燕皇知道,他的皇弟是那样一个狂傲不羁的人,若要他娶一个不洁之人,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。

自从赐婚之后,他一直命人仔细监视着铭王府的动静,却什么也没有发现。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,在燕凌寒大婚那日一时心软,说出了赫云舒清白的事实。可之后,心中的那股怀疑又慢慢占了上风。

前几日,京兆尹送来审核死刑的卷宗,燕皇详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,惊讶于赫云舒的聪慧和果敢,然而,下意识地,他认为赫云舒一介女流,定然没有这样的本事,那么,必然是他的皇弟从中指点,若不然,仅凭赫云舒一人,必定做不到这样的事情。

于是,他便趁着这一次王府中生出了乱子,在外散播消息中伤铭王府,还把赫云舒困在宫中,他倒要看看,他这皇弟还能不能沉得住气。

良久,燕皇从漫长的思绪中缓过神来,透过开着的窗子看向外面的一片萧索,眼下已是深秋,凉意侵袭,可他的心却比这天要寒上百倍。他不知道,若一切证实,他该如何做?杀了燕凌寒吗?他下得去这个手吗?

繁乱的思绪在他的脑海中来回冲撞,他烦躁不已,挥袖将桌案上的奏折一扫而落。

奏折落了一地,随侍在旁的刘福全屏息凝神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
又过了一会儿,燕皇开口道:“去正乾殿传朕的口谕,令皇后善待铭王妃,满足其一切要求,不得有误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风荷轩,赫云舒坐在正殿内,若有所思。

这时,门外有内侍高声道:“三皇子妃到!”

赫云舒微微皱眉,这赫玉瑶还真是阴魂不散,在哪儿都能碰见她。偏她今日如此心烦,根本没什么心思应付赫玉瑶。可现在是在宫里,她又不能随心所欲,当真是令人懊恼。

片刻间,赫玉瑶便已经到了跟前。今日,她穿着一件红色绣金线的凤飞九天华服,精致描绘的面颊上,秀眉如柳,鼻若悬胆,赫玉瑶的长相本就不差,再加上这精心的修饰和名贵饰品的衬托,愈发显得她整个人光彩夺目,美艳无双。

她缓步而来,看着坐在桌边的赫云舒,下巴微扬,神情倨傲道:“赫云舒,没想到还有今日!”

赫云舒仍是坐着,她淡然一笑,道:“今日,今日怎么了?”

赫玉瑶掩嘴一笑,道:“姐姐还想着诳我呢,眼下宫中谁不知道姐姐被软禁于此,连王府也回不了。想来也是可怜,嫁给了一个傻子不说,府中还出了人命,人人都说赫云舒身带不祥,看来当真是不假。”

“放肆!”

突然,一声厉喝传来,吓得赫玉瑶慌忙回头去看。

门口,一身橘色宫装的皇后娘娘正款步而来,对着她怒目而视。那身为中宫皇后的威压扑面而来,吓得赫玉瑶心神一惧,腿脚发软。

说话间,皇后已经到了跟前,她怒目看向赫玉瑶,声色俱厉道:“铭王妃受陛下邀约暂住宫中,何来软禁之说?”

赫玉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惊慌失措道:“儿臣……儿臣一时失言……”

“一时失言?”皇后冷笑一声,道:“三皇子妃以为,就凭这几个字,就可以免了今日的罪责吗?”

赫玉瑶勉强定下心神,道:“母后明鉴,儿臣在家中之时也时常与妹妹玩笑……”

“哼,三皇子妃倒真是任性!”赫玉瑶的话尚未说完,便被皇后厉声打断。

赫玉瑶惶恐不已,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了话。

皇后冷冷地看着她,怒声道:“所谓出嫁从夫,是三皇子妃,云舒是铭王妃,理应尊称她一声皇婶,如此不懂规矩,当真是枉为皇家儿媳!看来,本宫该往江州去一封信,与奇儿好好说道说道了。”

闻言,赫玉瑶顿时跪爬到皇后的脚边,抓着她的衣角哀声祈求道:“母后,不要,不要啊!”

眼下三殿下被遣往江州本就心情愤懑,若皇后真的去信言明此事,三殿下势必会愈发的愤怒,那么她的下场可就惨了。

皇后甩掉她的手,睥睨着地上的赫玉瑶,道:“可知罪?”

“儿臣知罪。儿臣知罪。”

“那好,既是知罪,那便跪在此处,什么时候铭王妃原谅了,再起来。本宫的话,可明白?”

赫玉瑶牙关紧咬,即便是再不愿意,但迫于皇后的威压,她还是不得不照做。

就在她准备对着赫云舒跪下时,门外传来内侍的通传声:“丽贵妃娘娘到!”

闻言,赫玉瑶微弯的双膝顿时绷得直直的,她的救星来了。

Tags: